漯河网文艺频道

首页 >> 文艺频道 >> 文学 >> 散文 >> 正文

试问闲愁都几许

2015-05-13 10:27:00|发布者:性淡如菊| 查看: | 评论:

 一、小园香径独徘徊
 
一曲新词酒一杯,去年天气旧亭台。夕阳西下几时回?
 
无可奈何花落去,似曾相识燕归来。小园香径独徘徊。————晏殊《浣溪沙》
 
一个人听雨,真的好孤独。淡淡的思念,淡淡的忧伤,淡淡的惆怅,淡淡的花香,淡淡的水声,若有若无的烟雨……
 
时光老了,而心不老。春天去了,而情不逝。
 
白音格力说:一念起,那个名字,仍是不老的一场清风。你浅笑,眉尚清,“当时明月在”。
 
一曲新词,酒一杯。每个字,都是清风流云;每个词,都是岁月枝头,含苞待放的新蕾。一曲相思,一曲离歌,无边牵念。笔下流过光阴,流出绿水青山,葱茏的新绿。只待岁月老去,酿一壶浊酒。
 
举一杯酒,与你对饮,饮尽忧伤,饮尽浪漫,只愿今生,和你共一场醉。
 
词里清婉,杯里苍茫。在时光里,打坐,回首,江阔云低。人生,总有一场盛大的爱,总有许多无法走出的劫,浩浩荡荡,潮来潮去,如那一山的鸟语,一村的繁花,开了又落,落了又开。
 
无语对坐,竹楼听雨,听的是岁月,品的是人生。情愿做一个老僧,任红尘在足下,落一地清凉。
 
还是去年天气,旧亭台。只是这花,已不是昨日的花。人,也不是去年的人。缘来缘去,缘如水。抬头,山高水长,一只酒杯,盛不下春光,也装不下流水。
 
夕阳西下几时回?
 
石桥,村落,烟雨,楼台。
 
你说:今生,只愿和你一起感受人生的浪漫,我们一起携手漫步在烟雨江南,品赏桃花的盛开,聆听细雨的缠绵。
 
往事随风。一个人空旷,一个人,残阳如血。一曲《云水禅心》,澄明,辽远。有鸟天空飞过,却不见翅膀的痕迹。心,寂寥,如无人的沙滩,潮水褪去,并没有留下脚印。把秘密说与行云流水,清风白云……
 
心里有一个花室,你在花枝上颤动,春天睁着羞怯的眼眸,欲说还羞。举目,已是隔世,白墙隐隐,光影斑驳,印着雨声,印着花影,印着星星与明月。
 
眉上山水,花间日月,眼里云烟。袖里有花香,笔下有田园,露落稻上,霜上屋檐,期待有一场雪,纷纷扬扬,牵着你的手,把足印盖在通往深山野村的小路上。
 
街边的小巷,青衫,旗袍,一把油纸伞,你是那淡淡的,带着丁香般幽怨的女子,彳亍,徘徊,淡淡的忧伤,淡淡的惆怅……
 
你说:这个春天,樱花开得格外娇艳!为春天增添了诗情画意的色彩!喜欢樱花的浪漫,也喜欢樱花的唯美。樱花在最美的时候,繁花落尽,瞬间便成为永恒!
 
你说:我漫步在江南雨巷,打着一把油纸伞,默默地独自徘徊,只为等待君的到来,与我一起共同欣赏十里桃花盛开!
 
樱花开了,又落了;桃花开了,又谢了;春天来了,又去了。宛如闲愁,宛如青春,宛如春风十行。东坡说:天下春色三分,二分尘土,一分流水。留不住的春天,握不住的繁华,挽不住的飞絮落花……
 
无可奈何花落去,似曾相识燕归来。有一种相遇,不需要邀约,仿佛前世见过;有一种等待,不需要回应,原来是千年前的旧人;有一种回忆,不需要忘记,原来早就刻在骨子上。也许,我就是一个捡拾落花的孩子,只为收藏岁月里曾经绽放的美。
 
燕子在瓦檐下呢喃,衔泥,筑巢。似曾相识的身影,似曾相识的声音,似曾相识的心情。似花还似非花?柳絮飞舞,花褪残红,春意阑珊。
 
只有清风白云,不请自来。蝶舞蜂飞,行云流水,都自在。
 
瓶空,砚枯,墨干。多少忧伤,书不成文字;多少诗情,描不成画图。养一群雏鸡,养几只小狗,扎一个清风篱笆,闲来种菜,养花,赏月,听雨,品茶。看雏鸡、小狗觅食、逐蝶,戏花,阳光洒满庭院。
 
小园香径独徘徊,徘徊。只有风,只有雨,只有落花……
 
二、花褪残红青杏小
 
花褪残红青杏小。燕子飞时,绿水人家绕。枝上柳绵吹又少,天涯何处无芳草。
 
墙里秋千墙外道。墙外行人,墙里佳人笑。笑渐不闻声渐悄,多情却被无情恼。
 
————苏轼《蝶恋花春景》
 
【一】
 
晚上读好友慧如风诗:“最是青盟晓隐中,深深浅意默朦胧。不期花下微微祝,对月云阶藏落红。”意境朦胧,情思缱绻,音韵和谐,颇得婉约神韵,甚喜,不由醉倒。于是点赞,鼓掌。她问我:“知道这诗的意思?”我答一字:“藏。”她说:“这是写给一个人的诗,若对方读懂,不失为一知己。”超然物外,清风明月,空灵澄澈,蕙质兰心,不知对方是谁,能与她成为知己,定是世外高人。
 
问世上谁为知己?说与风与月。不远不近,不离不弃,不惊不扰,默默相知,静静相守。不期花下醉,只盼枕月眠,花月两相照,只有云知道。青盟晓隐深浅情,默默无语意朦胧,落红不是无情物,春雨春风恁缠绵。
 
观其配图,一房,一院,一香炉,一佳人,一侍婢,院墙之外,一书生登高而望,深情凝视。不由想起苏轼《蝶恋花春景》词,于是,便留言:“墙里秋千墙外道。墙外行人,墙里佳人笑。”掐头去尾,晓她如此聪慧,博古通今,必会明了。
 
其实网络,因才情而倾慕,不过如她诗中所叙,“不远不近,友谊方能四季青。”太近,易伤;太远,易散。唯有明月照花枝,情意两朦胧;清风送白云,淡然亦缱绻。
 
【二】
 
“花褪残红青杏小。燕子飞时,绿水人家绕。”读东坡此句,总有淡淡的情愁,淡淡的怅惘,仿佛读《少年维特的烦恼》,那莫名的忧郁,怎么也挥之不去。美女绿珠说:恨不相逢未嫁时。情僧殊曼卿:恨不相逢未剃时。花褪残红,青杏满枝,春色已晚,柳絮飘飘。白落梅说:人生总是恨晚,再早也是晚。
 
春天微雨黄昏,燕子斜飞,诉说着爱的呢喃。敞开心怀,打开胸中日月,为你寄一缕春风。都道知音难觅,触目横斜千万朵,赏心只有两三枝。一个老院子,一盏孤灯,一卷书香,几树花影,几点月色,几章老掉了的诗句。烟火顿消,闲来无事,空旷处,看近山远水,听鸟语虫鸣,观往事入斜阳。
 
人生的路,最终要一个人走。一个人的清欢,一个人的寂寞,一个人的山河。纳兰若不伤痕累累,何苦叹人生若只如初见?青山不墨千年画,流水无弦万古琴,淡墨清远,行亦清远,鸟鱼为友,归隐田园。
 
柴门南山旁,推窗云归来,清流入心,花也入心。明月长做客,山水入画图,红颜伴花老,一个人,种花,写字,烹茶,作画,书也不需读,倦了,枕着眠,就好。
 
云山里一座房子,房前几丛野花,有老柳,有虫鸣,有无边的芳草,推门,无路可走,掉进画里。
 
【三】
 
“黄昏,一岸,谁与牧童正归来……”喜欢这样的场景。春天的花儿,从墙角开到墙壁,再从墙壁开满屋顶,花香淡淡的,若有若无,人也淡淡的,可有可无。路人经过,不言不语,相视一笑。那花也不一定要知道名字,只统称为花,就行。
 
东风拂柳,飞絮落花。草是无边的,只有青绿,春风也是无边的,唤醒满树繁花依次开。那花,开也开不尽,只看一眼,就满心满眼都是欢喜了。夜静静的,有蛙鼓在池塘里,奏着天籁。天黑了,心却不会黑,因为心里有明月,即使闭上眼,也是明亮的。
 
心里自有田园。即使行于喧哗的闹市,心底也有潺潺的溪流,白云缠绕的深山——“明月松间照,清泉石上流”,这种静谧,仿佛一伸手,就可以握一把清风,掬一抹水声。
 
住在白云深处,低头就见青岚。凝目,弦月当空,满眼都是星辰,都是蓝,都是静。清风在身体里,透过来,透过去,我也不存在了……只有星空,只有蓝,只有静……
 
【四】
 
在春日一个性感的午后,闲步于山水深处。心有莲花,骨有幽兰,肌肤有桃花,行于世上,我只是一个清风客。颇喜欢一个词语:暂寄。我们每个人,不都是暂寄吗?
 
人生,即是暂寄也是暂借,借了就要归还。借清风,借明月,借一江山水,借一个春天。渴了借一瓶泉水,饥了借几个野果,累了借一方山石,寂寞了借一颗爱你的心。云来看云,花开看花,随性自在,任意西东。
 
山水寂然。最初的山水,在心里,静静的,没有尘埃。经过一座庭院,蓦然发现,是一所小学,名字叫“七里店”。隐藏在绿树繁花里,青瓦,白墙,也许有的班级体育课,故而小朋友们三三两两,自由玩耍。数十年前,我是知道“七里店小学”这个名字的,我少年时的红颜,曾在这里呆过,她父母在这里任教。
 
院子很深,走进去,甚是幽寂,青砖黑瓦的平房,两两对称。一院子花瀑,从房顶泻下来,洁白,芬芳,细细碎碎,心一下子就亮了,很是欣喜。凑过去,摘了一束,凑在鼻子上嗅,沁人心脾。问蹲在地上,衣服上沾满泥土的几个孩子:“小朋友,这是什么花?”
 
孩子们觉得我并不陌生,摇摇头,瞪大可爱的眼睛,说:“我们也不知道,我们老师知道,问我们老师!”好多年不见这样清静的校园,还有寂寞的孩子,独自坐在倒下的大树上看书。我终是不忍扰了这里的清静,静静的来,静静的去了。
 
院外,是青山绿水,果园稻田,农舍也都隐藏在绿荫深处,沿着一条条幽静的小径,一路寻幽。
 
【五】
 
“墙里秋千墙外道。墙外行人,墙里佳人笑。笑渐不闻声渐悄,多情却被无情恼。”
 
高墙,深院,佳人,行人。每个人的心里,不是都有一座深院吗?隔着篱笆,隔着高墙,只想过一个人的寂寞岁月。那岁月里有自己的日月,有自己的山水,花开花落,亦住着自己不愿忘记和想忘也忘不掉的人。
 
记得有一篇文的标题是:不扰,是我最后的温柔。过去了的,就永远过去了。住在心里的那个人,永远是初相见的那个样子,人不可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。
 
风过竹林,只有青。旱地里种满果树,绿色的桔子树开满白色的花,桔子花的香味,分外甜香,浓郁。桃子的花早已谢了,结满了大拇指大小的桃子。泡桐花也过了花期,苦楝树倒是一树繁花,紫色的小花,层层堆积,只一个“盛”可以形容。闲坐田埂上,手里抚摸一地的青绿,只有在这样的地方,灵魂才真正的安静。聆听,一山鸟语,感觉自己与大地融合了,我也是一根草,青绿而可爱。
 
想念,有时候就是一个人的宗教。年少的闲愁,仅仅是与诗书有染。眼里芳菲,心底长芽,芽里含着苞,吐着蕊,总有那么一个春天,永远住在心里。
 
当年负了的,却要用一辈子的思念来换回来。墙外行人,墙里佳人,佳人何处?只有笑颜,只有明眸,只有温馨的回忆……
 
有的人住在心里,原来真的不会老。我还是少年,你还是少女,无情的我,多情的你,留给岁月的,依然是最美好的画面。
 
原来刹那,真的可以永恒。
 
三、斜阳正在,烟柳断肠处
 
更能消、几番风雨。匆匆春又归去。惜春长恨花开早,何况落红无数。春且住。见说道、天涯芳草迷归路。怨春不语。算只有殷勤,画檐蛛网,尽日惹飞絮。
 
长门事,准拟佳期又误。蛾眉曾有人妒。千金纵买相如赋,脉脉此情谁诉。君莫舞。君不见、玉环飞燕皆尘土。闲愁最苦。休去倚危楼,斜阳正在,烟柳断肠处。
 
——《摸鱼儿》辛弃疾
 
【一】
 
一曲《摸鱼儿》,让我想起童年一个人或一群小伙伴在池塘、水库里摸鱼。一根细铁丝或一根小枝条,把石缝里逮住的小鱼串起来,现在想来有点残酷,但是那时候最大的乐趣。
 
有时旱季,家乡的“八一”水库干涸,村里大网稀疏捞过,故意遗留许多鱼。因为水还有齐腰深,邻近村子里的人也会过来摸鱼,一下子,水库里聚集大人小孩上千人,小网,竹篓,竹围子(本地叫“罩”,力大的男人,双手抓住,东一下,西一下,举着往水里罩,罩住的大鱼就在里面乱窜,伸手一摸,便手到擒来),“蝦靶”(一种竹制的捞鱼工具,形同小舟),畚箕……没工具的,就徒手在泥里摸。在人群的胡搅蛮缠下,大大小小的鱼头昏脑胀,在泥浆里浮出头来,张大嘴喘着粗气,一逮一个正着。
 
这就是浑水摸鱼,甚至连那些王八、乌龟、泥鳅、鲶鱼也纷纷落网,指头大小的小鱼崽子,也难逃厄运。有人逮住十多二十斤重的鱼王时,便群情激涨,如戏剧的高潮一样,激起众人的欲望,便更加群情高涨了,颇有点像大革命。几乎每家都会弄回几十斤,多的几百斤,比过年还丰盛。九十年代后就不见这种盛况了,承包的人,总是用细网捞得一个虾米都不剩,人们去过几次,都无功而返,甚是无味。
 
梦里的桃花源,现实中是无法寻觅的了!到处都是黑乎乎的池塘,还有人敢去摸鱼吗,一摸一身皮肤病!不过河里还好,山清水秀,捉螃蟹,逮虾,电小鱼,更有偷偷弄来炸药炸的,亦是一种快事。不过看见那被炸掉手的外号叫“跛手”的瘦子,心里挺寒碜,不知是怜悯还是害怕。最可爱的,是那手持一根杆子,一个有三个钩子的滚钓,端坐在浮桥上,或是站在大桥上“挂”鱼的人,翠鸟一般,一守就大半天。无诱饵也可钓鱼,看哪条鱼“倒霉”,命运真的不可捉摸,不贪,也有丧命的时候,想来也真可悲。我不愿杀生,有一颗悲悯之心,不是我怕报应,只是不忍。因为我知道鱼在水里的乐趣。
 
古人说话婉转,总是把政治比做男女关系,抒发男女之情,就是婉言政治。大自然的水中摸鱼,经过层层进化,演变成人中“摸鱼”,便有了唐代教坊名曲《摸鱼儿》,唐玄宗就“浑水摸鱼”,摸到了他的儿媳“杨贵妃”。从此公公与儿媳通奸,不是耻辱,而是千古佳话。后妈与儿子结合,也是符合古代“宪法”的,王昭君,24岁,在年迈爱人呼韩邪单于死后,也名正言顺地做了其大儿子雕陶莫皋单于的妻子。
 
【二】
 
后来,文人就用它来摸“政治”这条大鱼。这点,也为文字狱找到了借口。我读古诗词,从来男女之情,就是男女之情,撇开与政治的关系,我只想纯粹地回归,让自己的功名利禄心见鬼去吧。以我之见,古代的失意官员,不过都多是些利欲熏心的人,一副奴才的嘴脸,得意时趾高气扬,失意时与女人一般,哀哀怨怨,乞求君王恩宠,坏我男儿形象。所以终于受到闺阁佳丽李清照的耻笑:“生当作人杰,死亦为鬼雄。至今思项羽,不肯过江东。”她的夫君,赵明诚,也不过是个“女人”,兵临城下,弃城逃跑,辱没男人脸面,千古都难以释怀。
 
一代名将,辛弃疾,不过尔尔,把自己写得如此“女人味”十足。更有屈原,脂粉之气最是浓重,《离骚》,《九歌》,酸得死人。最后失魂落魄,投汨罗江而死。香草美人,把中国文人,都薰成了女人味,缠缠绵绵,忧忧戚戚,所以说中国的文人,大多都是“酸”的,那傲骨里,多有媚态和奴才之气。一心想着君王,思着功名,抑郁难眠,哪有一点佛陀的“天上天下,唯吾独尊”,众生平等,人人皆佛的博大与辽阔?
 
四十岁的辛弃疾,未得到朝廷的重用,做了一个掌管钱粮的官,这在现代,是一个肥差。听闻中央揪出一个军队后勤部的一个小官,军用茅台酒就拖出了三卡车,家中金条宝贝无数,就连解手用的马桶,也是黄金打造的,总价值二百多亿人民币。记得明朝皇帝朱棣,就当着朝中大臣的面,愤然砸碎一个进贡来的黄金“夜壶”,以此为鉴。辛弃疾只知道打仗,不知敛财,这个现代人看来,不过是个十足的“傻帽”,政治经济学,一点都没修好。
 
又惊闻一所学院的党委书记,十三年时间,非常努力,才贪得三百多万。一个学术带头人,国内顶级才子,说两口子奋斗一辈子,存款不到二百万,心里老不是滋味。这次获刑十二年,我想他心里也是幽怨的,别人贪墨上亿,也不过十多年刑期,人比人气死人啊!世上哪有公道?让他在监狱里写闺怨诗去吧,哀哀怨怨,写好了,也可以千古的。
 
一壶浊酒,一曲离歌,几行清泪。“更能消几番风雨?匆匆春又归去。”颇喜欢朱自清那篇《匆匆》,匆匆匆,催催催……人生苦短,时光转瞬即逝,吃奶的成了天真的儿童,儿童成了思春的少年,少年成了激情洋溢的青年,青年成了老成持重的中年,中年忽而已老,拄着拐杖,流着口水晒太阳……甚至有的半路出局,不识人生味。
 
想那晚年的张爱玲,一代才女老年痴呆,一味枯坐,居然记不得自己姓甚名谁了。晚年的陆小曼,也是枯萎了的。晚年的李清照,也是凄凄惨惨戚戚,岁末识得荒寒味的。宋代蒋捷词云:“少年听雨歌楼上, 红烛昏罗帐。壮年听雨客舟,江阔云低,断雁叫西风。而今听雨僧庐下,鬓已星星也。悲欢离合总无情,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。”可见,并不是每个活到老,寿命长,是一件好事。老来看破世相,那种荒寒,更是彻骨的寒冷了。老年的曹雪芹也好不到哪里去,土灶绳床,一片瓦砾场。老掉了的托尔斯泰,更是被迫离家出走,死在了半路上。
 
世人都难逃一死,也逃不掉滚滚红尘,唯有遁入空门,也许能得到一丝解脱吧。不能了悟万法空相的,到死都想着,念着,牵挂着,爱恨情仇,总是难消。
 
【三】
 
“惜春长怕花开早,何况落红无数”。每一朵花开,它是宿命,就是凋零。生命是个过程,当开就开,当谢就谢。花开欢喜,花落不悲,开时美丽,落时潇洒。惜春怕花开,落红怎忍睹?惆怅!可谓痴人也。只因贪恋功名利禄之欲火焚身,贪爱青春美好之心魔缠绕,哪能放下!“春且住。”握不住的沙,不如扬了它;留不住的爱,不如断了它……
 
昨日看一教师辞职信,只有几个字,却在网上广为流传:“世界那么大,我想去看看它。”世人,皆是笼中物,网上虫,哪能洒脱?如此一语,就如道出自己心声,呜呜咽咽,一片共鸣。
 
“见说道、天涯芳草迷归路。怨春不语。算只有殷勤,画檐蛛网,尽日惹飞絮。”提起芳草,此二字最惹情思,记得年少,有本杂志,名字就叫《芳草》,记不得内容了,也许我就爱这“芳草”二字吧。弘一法师还是是李叔同的时候,曾做过一首歌《送别》,“长亭外,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……”因为歌中有芳草二字,我也记住了。后来,李叔同死掉了,弘一法师心里再也没有“芳草”,只有“慈悲”了。
 
古诗中有“绵绵不断如春草,更行更远还生”之句,可见只有春天的草,才配得上“芳草”的。此句中最妙的还是那个“怨”字,英雄多情,也会怨。雕梁画栋,幽深庭院,一张蛛网,招惹着绵绵软软,随风飘舞的杨柳飞花。深宫之中,良辰美景,更多闲愁,也更寂寞。这种寂寞,是深沉的。画檐蛛网,尽日惹飞絮,这个细节,也是细到了极处的,如《红楼梦》里的女子,故意遗落一块手帕,只等心意的男子拾起,放在鼻子下,轻嗅。
 
【四】
 
下阙,起句“长门事,准拟佳期又误。蛾眉曾有人妒。千金纵买相如赋,脉脉此情谁诉。”一座长门深宫,一个绝代艳后,相思,寂寞,失意,心机,宫廷间的争斗,是世间最黑暗的地狱。汉武帝,陈皇后,司马相如,以及后来的汉元帝,王昭君,毛延寿,都是文人墨客意淫的绝好话题。失宠的,想复出;未得宠的,想得宠;得宠的,想专宠。可是伴君如伴虎,侯门深似海,多少人又得到善终?不得善终,也要飞蛾扑火,与其寂寞着老死,不如烈火般燃烧,燃尽了,即使成灰,也是值得的了。
 
赵飞燕就是这样烈火般燃烧,最会成灰了的。杨玉环,也是一样。“君莫舞。君不见、玉环飞燕皆尘土。”玉环善音律,飞燕善做掌上舞,与帝皇纵情声色,嗜欲无度,惹怒天下人,哪有一个是好死的?死了就死了吧,却是红颜祸水,与褒姒妲己陈圆圆同为“极品”——绝代妖姬。倾国倾城,成就也毁灭了多少英雄豪杰,更迷离了多少红尘女子的梦境。有大师说,豪门美女,没有一个不幽怨。红颜薄命,上帝也有昏聩的时候————这种昏聩,有时是公平的。
 
末句“闲愁最苦。休去倚危楼,斜阳正在,烟柳断肠处。”开合纵收之间,如神龙摆尾,如大虫扬鞭,如骁勇之将————跨于马上,于千万人中,如入无人之境,舒展猿臂,敌方主帅,手到擒来。“闲愁最苦”,闲得无事,不就无聊吗,无聊是最最难受的,情不知所起,恨不知何来,幽幽怨怨,莫名烦恼。是春愁,是闺怨,是失意文人,是落魄官僚,是破产商人,是落第学子,是失恋少年,是失宠佳人。危楼依不得————因为斜阳正在,烟柳断肠处。这句与李清照的“绿肥红瘦”,贺铸的:“试问闲愁都几许?一川烟草,满城飞絮,梅子黄时雨”,异曲而同工。
 
谁一袭袈裟,一双草鞋,一个钵盂,“万花丛中过,片叶不沾身”?槛内愁,槛外笑,人生不过是一个“囚”字,去掉锁住自己的心牢,才是真正解脱自在的人。痴迷的自痴迷,潇洒的自潇洒,旷达的自旷达,人生不过是一场跋涉。待到千帆过尽,万水千山看遍,不过是也无风雨也无晴,一蓑烟雨任平生。

最新评论

正在加载评论列表...
评论表单加载中...

月排行榜

    新闻排行内容加载中...

广告合作| 漯河网文艺频道     

Copyright ©2014 Wenyipindao Inc.   All Rights Reserved.

漯河网 版权所有( 豫ICP备05017908 )